夜殇

【转载】(三人)黑时三人再聚正剧风中短篇刀慎入

√来自我是假太宰°
√看了小说四卷被虐得肝疼,所以我要报社(bushi)产刀不产糖,万年刀片户就是我,原创正剧风,有新文豪出现
√ 织田作之助复活

20
【——】
我与太宰走在狭窄的小巷中,天色逐渐黑下来,而我被子弹击中的部位还在隐隐作痛,即使穿了防弹背心,要完全挡住子弹的攻击还是太勉强了。
「——还真是令人意外呢,一碰到对方的首领就受到了强烈的求爱。」
「为了寻求死亡而四处寻找,真是群怪人。」
「是吗?在死法上下功夫这种事我没想过呢。」
我与太宰把今天发生的事当做闲聊,毕竟顺利救出芥川后也没了什么必须要做的事,和mimic的战斗也不是我这样的成员能够插手的。
但是有件事让我非常在意。
在救出芥川后的某一瞬间,【我的记忆出现了断层】。
我清晰地感受到了那种将什么事情忘记了的空虚感,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是什么呢?
「安吾啊……准确来说,连找的必要都没有。」
太宰笑着说,推开酒吧的门,通过低矮的楼梯到达酒吧地板处。
安吾正独自坐在那里。
果然我是有什么事情忘记了,这种感觉在见到安吾的一瞬间更加明显。
与安吾有关,那是什么事情?
为什么我会忘记了呢。
「哦呀哦呀,说得你好像能活着从这里出去一样呢。」
酒吧的气氛不知何时变得箭弩拔张,仿佛随时要爆发的火山,我也不得不暂时将我那莫名其妙的记忆的事扔在一边。
「太宰,你想把这里变成战场吗?」
如果太宰现在下令包围酒吧,安吾绝对不会有任何逃生的可能,而黑手党的拷问是无比残酷的。
「我知道了,我不会反抗,随你们处置吧。」安吾的表情染上了一丝绝望。
太宰最终还是让安吾走了,我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离我远去,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,正在被我忘记。
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回想,我的记忆就像笼罩了厚厚的雾霭而什么都看不见。
——那件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?
是不是有人提醒过我什么……
为什么我想不起来?
救下芥川之后的事情我全部都能回忆起来,只有那瞬间的记忆断层。
我将手伸进口袋,摸到了照片的质感。
看起来是新拍的照片,只是,好像不太一样……我是什么时候拍下这张奇怪的照片的。
太宰在我背后,穿着米色大衣和西式开襟衬衫,还非常违和地戴上了一幅白色手套,安吾在我旁边,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苦笑,连我也是一脸阴郁。
太宰笑得很灿烂,只是我始终觉得他当时应该是不高兴的,说不出缘由,看着太宰的笑容我就这样觉得。
就像巨大的黑洞,吞噬了我的记忆一样。
我是不是该放弃思考?
想不起来。
【——】
太宰与安吾站在墓园,这是一处绿意盎然,看得见海的墓园。
白色的无名墓碑。
「………………失败了吗。」
太宰的语气阴沉,声音低微,甚至不仔细听根本不知道他在说话。
安吾蹲下身,在墓碑前放了一束花。
「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呢……对不起,织田先生。」
流逝的时间海中,一个小小的插曲迅速被堙灭,过去,现在,未来,借用短暂的记忆得以相连。
却无法触碰。
END

【转载】(三人)黑时三人再聚正剧风中短篇刀慎入

√来自我是假太宰°
√看了小说四卷被虐得肝疼,所以我要报社(bushi)产刀不产糖,万年刀片户就是我,原创正剧风,有新文豪出现
√ 织田作之助复活

19
明明已是四年的时光流逝,这间名叫[Lupin]的酒吧却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
还是那样的摆设,也还是那个老板。
「威士忌。」三人异口同声。
太宰在外面随手买了一副白色手套,然后坐在了织田作的左边,安吾坐在太宰左边。
和四年前如出一辙。
这下只要头部没有接触,就不用担心异能无效化了。
相对无言,好不容易再次一起坐在这里喝酒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「——听我说啊,织田作」太宰带着及其刻意的口吻打破沉默。
「我离开黑手党的时候呢,在中也的车上安装了一个炸弹,虽然我不知道最后中也被炸成什么样子了,但是在离开之前给他留个礼物的感觉还真不错呢。」
「……太宰君,这就是中原先生为什么那么讨厌你的原因吧。」
安吾的肩膀因为无奈而垂了下来,一瞬间忘记刚才的尴尬,将精力投注到太宰随口说出的能气死一个正常人的话。
「在车上安装炸弹的话,大概需要藏好吧。」
「我藏在引擎盖里了。」
「那的确不容易发现。」
织田作点头应和道,完全不觉得这对白有多么不正常。
「你们到底是怎么将这个话题一本正经地谈起来的啊!」安吾扶着额头。
「安吾呢?」织田作转过头,看着开始头疼的安吾。
「什么?」
「工作上的“酥败”什么的。」
「硬要说有的话,应该是一个三级危险异能者闯进特务科袭击的事情吧,虽然很快就摆平,但是还真是麻烦啊,为了将事件和那个异能者的资料整理好上报,我还熬了好几天的夜啊。」
说起令人头疼的工作,安吾也哀叹连连,就算离开了黑手党,自己的工作还是堆得跟山一样多,不管在哪边都是麻烦的上司,还要随时应付司法省那边的刁难,简直苦不堪言。
「接下来轮到织田作了哦。」太宰笑起来,但是笑容立刻凝固了。
织田作那个时候在做什么,自己一清二楚不是吗?
营救芥川而被mimic的首领盯上,然后在首领的操作下赴死。
织田作默默地喝酒。
「太宰,我回去之后,还会死的吧。」
他的脸上刻着深深的悲伤,眼中神采黯淡,太宰从来没有在织田作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。
「不,不会的,只要保护好孩子们,不要被纪德有机可乘的话……」太宰拿着酒杯的手在抖,声音微微有些发颤。
但是这种窒息感是为什么?
就像什么重物接触、挤压着胸腔,将肺里储存的空气全数向外挤。
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,为什么喘不过气?
明明有机会扭转过去,为什么自己还是这样难过?
太宰低下头,想通过深呼吸的方式让自己的窒息感缓解下来,一时间酒吧里只剩下太宰的喘息。
「……抱歉,太宰,我问了让你困扰的问题。」织田作轻拍着太宰起伏的背部,灌下一口酒。
太宰什么时候露出过这么惊慌的样子?搜寻着与太宰相识的日子的记忆,都找不到与之对应的样子,哪怕太宰在小巷子里,面对敌人的枪口,也是从容地说来杀了我。
连自己的生命都毫不在意的太宰,因为他的问题而感到痛苦吗。
太宰,在你的世界里,有什么改变了吗?
「……抱歉啊,我已经没事了。」太宰抬起头,向织田作笑笑,就像个刚刚哭完又开始笑的孩子。
但是太宰的眼角并没有眼泪。
无声无泪的哭泣。
「干杯吧!」太宰举起杯子。
「干杯。」安吾与织田作和太宰的杯子碰在一起。
「要不要再拍一次照片?」安吾的表情被大大的圆框眼睛遮掩,从公文包里拿出新式相机。
自己与他们两人的距离……彻底地被拉远了啊。
浅浅的沟壑变成了万丈深渊。
相机镜头中,太宰趴在织田作背后,手臂环住织田作的脖子,头部却始终小心地与织田作的身体保持距离,安吾坐在两人身旁。
就这样再次拍下了一张照片。
——
次日,织田作拿到了安吾拍下的照片。
「因为时间比较紧所以连夜洗出来了。」安吾笑着说,示意自己手上的那张照片。
「谢了,安吾。」织田作将照片放进口袋,看了看时间。
十点整。
还有五分钟。
「那么,再见,太宰,安吾。」织田作就像往常一样站定身体,面容平静地说着告别的话。
眸子深处是无法察觉到的阴霾。
五分钟的时间在几个人的沉默中被无限延长至一个世纪的感受。
「再见。」太宰轻轻吐出简单的音节。
织田作的身影开始淡化,无声无息地消失。
「咳……!」织田作彻底消失的瞬间,太宰紧紧抓住胸口,开始喘息。
TBC

【转载】(三人)黑时三人再聚正剧风中短篇刀慎入

√来自我是假太宰°
√看了小说四卷被虐得肝疼,所以我要报社(bushi)产刀不产糖,万年刀片户就是我,原创正剧风,有新文豪出现
√ 织田作之助复活
18
圆满解决事件的侦探社。
「十分感谢你们,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就可以交差了。」托尔斯泰向侦探社的社员们鞠躬。「关于对异能者雨果的处理,我会与政府直接交涉,这次非常感谢各位加以协助。」
他提起公文包,再次向织田作鞠躬,然后转身,踏出侦探社事务所的门。
「什么嘛,结果侦探社是被当枪使了啊。」太宰靠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发牢骚。
「接下来的报告扔给谁写呢——啊啊好麻烦,什么都不想做……」
「别在一旁发出噪音,你这个不可燃垃圾。」国木田将一堆整理好的文件扔到太宰面前。「这次的报告只能你写,别想推给别人。」
「不能不写吗——」
「如果你愿意让你的心脏停跳然后再让你复活的话。」
「啊啊啊可恶,自从那之后国木田君就一直很没风度地拿这件事威胁我诶!」
“那之后”自然是指standard岛事件,那次使用异能将太宰从濒死状态拉回来之后,国木田就拿这个当做威胁太宰的资本。
否则根本找不到这个男人的破绽。
「对你这种人类中的异类不需要有风度。」
太宰趴在桌子上一脸忿忿不平。
下午四点三十分,打倒敌人的过程比想象中还要来的快,也是因为敌人的计策远比侦探社的各位猜测的低级。
直到现在太宰也不敢用自己身体裸露在外的部分接触织田作,作战过程中织田作与他的接触全都被衣服和绷带隔离。
托尔斯泰的异能并非与谢野那样的瞬间异能,而是时限为一天的持续性异能,也就是说,现在的织田作是托尔斯泰留下来的异能,一旦触碰,就会消失。
事件结束了,按理说安吾早就应该回去了,但是他还站在侦探社,而这个空间再次陷入了极其尴尬的氛围中。
「太宰君,」像是鼓起勇气一般,安吾深吸了一口气。
「还有织田先生。」
「我曾经说过,等到哪一天,异能特务科,港口黑手党都不存在了,我们的立场也都不存在的时候,还能不能再到酒吧去喝酒。」
「我现在还是特务科的人,但是太宰已经不是黑手党,我们的矛盾也已经不存在了。」
「——所以,我们可以再一起喝一次酒吗?」
「好啊,去喝酒吧。」织田作略微沉默,点了点头。
他不记得安吾什么时候有说过这样的话,但是既然安吾这么说了,那就确实说过吧。
而且他也不知道安吾为什么会在特务科。
但是那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。
「走吧,去喝酒吧。」太宰无视了国木田扔在桌子上的资料,站起身。
「喂,太宰……」国木田刚刚想要喊住他,被敦制止了。
国木田看着太宰的背影。
有种叫做落寞的情绪悄然缭绕。
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一起喝酒了。
太宰为自己有这种感觉而悲伤。
TB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