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终

【转载】(三人)黑时三人再聚正剧风中短篇刀慎入

√来自我是假太宰°
√看了小说四卷被虐得肝疼,所以我要报社(bushi)产刀不产糖,万年刀片户就是我,原创正剧风,有新文豪出现
√ 织田作之助复活

12
「织田作——你说你刚刚是营救芥川吧?」
「嗯。」
「……保护好孩子们。」
「你的意思是……?」
「首领会用他们作为你出手消灭mimic的诱饵,而孩子们出事的话,你……」
「……是吗,是这样吗。」
织田作抬头看着天空,白色的云朵无视城市人群的变迁,对于天空来说,地面上的好几年也就像一秒一样不值得在意。
「天空还是跟四年前一样蓝啊。」闭上眼睛,他说。
「真想一直活下去啊。」
太宰的眸子多了和平时不一样的什么东西。
「太宰,你变了。」转过头,织田作微微扬起嘴角,做出自己并不习惯的微笑表情。
发自心底地,感到高兴。
「我一直在践行你的话,拯救生命,保护弱小,成为一个好人。」
「你还在自杀吗?」
「……」接下来换太宰沉默。
「……果然吗。」
「你在撞向敌人枪口的时候,我真的,十分想揍你一拳。」
「我就知道,织田作果然生气了。」
深深铭刻在心中的记忆,反而成为了此刻最尴尬的事情,太宰不需要多说,织田作也能明白他所想,这是只有织田作才能做到的事。
飞机飞过头顶,发出轰鸣声,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尾线。
侦探社。
敦趴在窗口看着远去的两人,困惑不解的目光紧紧随着织田作的背影移动。
「坂口先生」敦回过头,「那位织田先生和你们是什么关系?」
「是朋友。」安吾将一沓厚厚的资料整理好,堆放在存放资料的柜子。
「非常重要的朋友。」
「啊……对不起」敦就像说错了什么一样,想着应该说些什么挽回一下,但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要说什么才好,就那样愣在当场。
「本来我这种公务员是不允许随便跑到这里的,但是太宰打电话让我一定要来,结果……」安吾苦笑「我应该对于此说些什么呢。」
「太宰君直到现在也不肯原谅我,我也希望我能够当面对织田先生说句对不起。」
「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做得更好的话,织田先生也许就不会死了」
「那个……到底是发生了什么……」
「……只有这件事,我不想说。」
突如其来的异能者让早已沉寂的过去再次浮现,满目苍痍,用鲜血书写出的黑暗的过去。
太宰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放自己离开酒吧呢?从那之后安吾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就像在盆栽旁循环了无数圈的松毛虫,没有起点,也没有终点。
在自己眼中,太宰经常会展现他曾经无情地夺走无数人生命的黑暗一面,大概也只有知晓他过去的自己,也是改变他道路的自己才会得到的待遇吧。
似乎在侦探社,太宰除了自己那特立独行的做法和超高的思考力之外,再没有过其他,就像一个真正的侦探社员一样,帮助弱小,救助孤儿。
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,也有什么从那之后一直没有变。
也许放弃思考,让往事就那样被岁月的尘土掩盖更好吧。
「三个人可以再一起喝酒吗?」
TBC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