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终

【转载】(三人)黑时三人再聚正剧风中短篇刀慎入

√来自我是假太宰°
√看了小说四卷被虐得肝疼,所以我要报社(bushi)产刀不产糖,万年刀片户就是我,原创正剧风,有新文豪出现
√ 织田作之助复活

15
按照地图所指示的地方,是一座相当规模的郊外工厂,而且内有不少未制作完成的烟花。
太宰三人呈三角阵势从大门进入,敦走在最前面,虎化了自己的双臂,同时开启了虎的瞳,如此一来面对不知从何处来袭的攻击就能迅速做出反应。织田作走在左后方,右手紧握着手枪,太宰倒是颇为轻松地走在右后方。
工厂的地面相当大,水泥凝成的地面使得大面积呈现出苍白的灰色,角落与地面整齐地堆积着未燃放的烟花,隐约间空气中渗透过来火药的味道。
「原来如此,火药的源头是烟花。」太宰四处张望着,由于烟花的制作条件这里的空气极度干燥,只要一点小火星便会着火,这里要是失火的话会造成非常严重的爆炸事件吧。
如果战场是这样的地方的话,就不得不加倍小心了。
「那个,太宰先生……敌人在哪里呢?」敦的视觉和听觉都没有捕捉到任何一点异动,他转过头询问太宰。
「那家伙吐出的情报实在太粗糙了,但是再追问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进展,这座工厂可以让他们随意移动,这么大的面积和大批火药,不仅对我们,对敌人也是非常麻烦的战场……这是?」太宰耸了耸肩,分析了战场优劣之后目光突然停留在一处地面,走近看,棕褐色的溅射痕迹在大批纸箱碎片下被遮掩,蹲下拨开纸箱,这个痕迹的面积扩大了数倍,而且不止一处,在间隔不远的地方都发现了好几处。
「……是“血”啊。」太宰站起身。
「不出意外的话,这里原来的员工已经全部被杀掉了。」
敦的目光流露出一种名为震惊的情感。
这么大规模的工厂,员工起码有几百人,全部杀掉了?
从脚底升腾起的寒意迅速笼罩全身。
「唔……灯还开着……走吧,去找找配电室。」
三人保持原先的阵型,从这硕大的空间转移了出去。
敦睁大着眼睛,莫名的情绪在心中翻滚,恍惚间他觉得这工厂曾经的几百个亡魂在咆哮着祈求着。
「……为什么啊,人类明明都那么努力地在活着……连我这样会变成老虎随时可能伤害他人的,这样的家伙都在努力地活着……或许许多人有着自己的家庭,也有了妻子和儿女,也有着关心他们的父母……可是就这样……就全部毁灭了吗?」
敦的声音在发抖,曾经芥川都没能让他露出这样的情绪,但是眼前的事情让他如遭雷劈。
「人类活着与否,或许并不能遵从自己的心愿。」织田作看向敦的眼睛露出了别的情感,他从这个少年身上,发现了和自己相同的什么东西。
——相同的,是想要努力活下去的那份心情。
生命究竟是什么?活着又代表着什么?织田作追求了很久的这两个问题,随着他放下杀手的身份,答案也逐渐在心中积累。
生命是一个人活着的证明,只要拥有生命,人类就可以思考,有各种感情,愤怒,喜悦,悲伤,想要保护和被保护的心情,寻找伙伴的心情,只要活着,无论是痛苦还是喜悦,都是必须要去经历的事情,这也是一个人自己活着的痕迹。
而死亡就代表失去一切。
生命是弥足珍贵的。
「算啦——这些问题等我们解决了这件事之后再讨论吧,到咯。」太宰的声音打断了织田作的思考,指着一个被从里面牢牢锁上的门,太宰摊了摊手,然后从大衣的口袋拿出一根细铁丝,手指微微用力,调整了一下铁丝的弯曲程度,然后插进钥匙孔,不到一秒的时间,太宰推开门。
「小心!!」织田作一边大喊着一边推开太宰,朝门内部开了一枪。
敌人的手被子弹贯穿,拿着的手枪也掉落下来。
敦冲上前,一跃而上,骑跨在敌人的双肩,虎化的双手拧了下对方的脖子,压迫了颈部动脉后大脑短时间缺氧,马上就晕了过去。
「敦君,直接杀了他也可以哟。」太宰站在门外,刚才的事情未曾让他的表情有丝毫变色。
敦看了看地上的手枪,犹豫了几分钟,终于还是咬着牙捡起,朝晕过去的敌人闭着眼睛开了一枪,手枪的反震力让敦后退了几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太宰看了看枪伤的位置摇了摇头。
「腹部啊……这样不会死呢。」
坐在地上的敦看着双手,手臂微微颤抖着。
「……不行……让我杀人……我做不到!」
「太宰先生,我做不到,掠夺他人的生命这种事……」
太宰像是早有预料般,也并不在意地耸了耸肩。
「那么,我们来看看这里有什么吧。」
TBC

评论

热度(2)